溫一壺月光來下酒
來源: | 時間:2019-09-12 08:35:49 | 點擊:0
  

  王靜

  關于中秋,總是讓人首先想到月。在我的人生世界里,每一個階段的月,都是那么的不同。

  我是山里長大的孩子。小時候,總感覺月的光是那么亮。我們院子里有十幾個孩子,有月的日子,特別是秋天不冷不熱的有月的日子,我們愛坐到院子中間,叫大人講故事。

  二伯的故事很多是關于英雄的。聽到當兵歸來的二伯講黃繼光,講邱少云,我們熱血沸騰,無比安靜。

  我們沒有點燈,因為開電燈要花錢,如果不睡覺老開燈,爺爺會教訓我們。而在月光下,我們癡癡地聽著那些故事,不搗亂,不調皮,爺爺就會叭嗒著葉子煙,笑瞇瞇地坐在門檻上陪著我們。

  過了幾年,我讀四年級了。學校有圖書室,我看了很多故事書。海的女兒、丑小鴨、白雪公主、皮諾曹……那么多那么多的故事,好美好美。當我講起的時候,院子里的兄弟姐妹都來聽。

  有時候,伯伯們都會來坐在旁邊的石頭上聽我講。我在家排行老二,二伯說,我們家二女兒講的故事頭頭是道喲。這算是對我最好的夸獎吧。童年,我們在月光溫柔的照亮下,活得多么有滋味。

  小時候的每一個中秋,我們都沒有吃過月餅。我們甚至不知道有月餅這個東西的存在。但是現在想起,沒有月餅的日子,只要有那溫柔的月光,也是那么美哦。

  青年的時候,和孩子的爸認識了。那些有月的日子,我們愛去河邊小道上走走。有時候他會拿上他的薩克斯,在河邊靜靜坐下,吹一曲給我聽。那個薩克斯在我們青年時期購買,當時感覺是天價,但他執著地要買。

  他說他想沒事的時候吹給我和兒子聽聽。他最愛吹的曲子是《回家》。但是,當兒子長大的時候,我們分開了。隨著歲月的成長,我們的很多觀念發生了變化。那個時候,我們的心境,看待對方的不同,如看到月亮缺了一樣,無法理解那也是一種美。我們無法理解與我們不同的事物,我們沒有那樣的認知與心量,于是我們選擇分離。

  最開始一個人的時候,特別是到了有月的時候,我會想起蘇軾那句: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……有時候,我會傷感。真的是少年不識愁滋味。在那些日子里,總是感觸于一些傷感的句子,比如三毛的書,比如張愛玲的書……

  不知道她們寫書的年紀,是不是正是少年不識愁滋味的年紀,她們總是“為賦新詞強說愁。”我之所以這樣想,是因為多年以后,我再看月的圓缺,心境已完全不是這樣。

  很多年后,我又有了自己的家。家屬有時候太忙,有時候是中秋節也不能回來一起看月圓的。

  平時回來的時候,早晨,他很早就起床做清潔。中午,會煮好我和兒子愛吃的菜。我下班,就拉我去公園走走……

  他煮的菜,少肉。一樣一樣的素菜,被他煮得清淡可口,像極了清淡的月光……

  晚上,我們坐在家里,我看書,他也看書。我愛看人文類,他愛看醫學類。我們有時一晚上話都沒說一句,但那個時候,我覺得燈光如月,生活,是多么美好啊。

  窗外,有時候沒有月光。但這樣的日子,我心如中秋的月一樣圓滿。

  兒子在寢室打游戲,有時哈哈大笑。有時候他打煩了,就來和我討論一會家里那些書……媽媽,釋家是些什么書?他笑瞇瞇地問。就是讓心更圓滿的書啊,我笑瞇瞇地回答他。

  說著說著,兒子就想叫燒烤來吃。家屬不吃,但他會給我們叫。他嫌不營養,吃了傷身體。我和兒子不但要吃,還要倒杯酒來佐。

  家屬的性格就是這樣,像月一樣柔軟包容,不贊同,卻不責怪我們。相處久了,我也和他一樣,不再有看著不順心的事。而兒子的心,就像那新月,有著無比的生機與明亮,總是讓我看到希望。

  于是,我回想過去那些少年不識愁滋味的日子。為什么要愁呢?當你的心被溫柔與涼靜包圍的時候,你覺得一切都是圓滿而安寧的。包括家屬在遠方上班,兩地分居的日子,想念,我也覺得即是另一種圓滿。

  而這樣的圓滿,讓我感覺年輕時候經歷的那些所謂的感傷,也是圓滿的一部分。因為哪怕是感傷,原來我也擁有過啊。

  又是中秋,我已備好了酒。家屬說這個中秋可能不回來。那我就和兒子在家,倒一杯酒,讓那溫柔的月光來佐我們這杯圓滿吧。

  溫一壺月光下酒。我敬那些愛我的人,敬我自己,敬那些帶給我違緣的人,敬這個世上還傷感著的親們,敬這個世界……

  月圓心即圓。月不圓,我的心也是圓的啊。

上一篇:  《街頭賣藝的男孩》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腾讯彩票全天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