仲秋時節話中秋
來源: | 時間:2019-09-12 08:36:55 | 點擊:0
  

  蘇雯

  下了一夜的雨,空氣濕漉漉的。迎面吹來的風里還夾著雨星,這天氣,已經略微能覺出些涼意了。清晨,我匆匆走過步行街,看見那排桂花樹下靜靜地躺著一地金黃的落花,正想感嘆一番秋雨無情,卻驚覺,這桂花開得如此濃密,該是中秋近了。

  一個背著大書包的孩子,手里攥著月餅從我身邊經過,那應該是他的早餐。中秋節還沒到,他就已經在品嘗節日里的美味了。孩子們的節日,過得總是比大人更長些,也更歡快些。

  兒時記憶中的中秋,是個與月亮、豐收、團圓有關的節日。平日里,家里很少這么熱鬧,到了中秋,家人都能齊聚;平日里,鮮少抬頭看月亮,到了中秋,也一定要假裝風雅地跟著大人一起賞月。最喜歡的事情,莫過于看大人一盤一盤地往桌子上放各種好吃的:有平時難得一見的各色水果,當然還有特定美食——月餅。

  月亮,是中秋節里當仁不讓的主角,雖然它經常缺席。平時并不十分在意是否能看到的那一輪明月,在中秋時卻格外重要。仿佛少了它,節日就過得沒滋沒味了。

  人們對日月的崇拜古已有之,古人在春分日的早上于東門外祭日,這是“朝日”;在秋分的晚上于西門外祭月,這是“夕月”。正所謂:“祭月祭日不宜遲,仲春仲秋剛適時。”與秋分最為接近的月圓之日,便是“仲秋”月的望日。此時正值收獲之際,因此,中秋的確與豐收有關。古人在播種時祭祀,祈求風調雨順,稱為“春祈”;在秋收時祭祀,感謝神靈護佑,慶祝豐收,稱為“秋報”。

  總說“月到中秋分外明”,月亮仍然還是那一輪,每月都有一輪圓缺,但唯獨處于三秋之中的“仲秋”之月,因著這豐收佳景以及秋分節令,而顯得格外圓、格外明亮。

  作為一個傳統民俗節日的中秋節,其確切起源已難考證,但是月亮是什么時候從祭壇里跑到人們詩文中的,卻是有跡可尋。中秋賞月詩萌發于南北朝,但一直到初唐時才逐漸成型,中唐時期,賞月詩的數量急速增加,以賞月為中心的一系列節俗也因此得以為后世人所見。那一輪圓月,恰恰與潛藏在我們內心深處的關于圓滿、圓融的追求相呼應。得之,便是月圓人團圓;不得,則觸景生情,惆悵無限。明月依舊高高在上,可此時,它與人們的距離卻近了許多。可以寄相思,也可以訴哀愁;甚至可以“舉杯邀明月”……

  我不會吟詩,唯有心底默念“但愿人長久”。

  每次望向月亮,我都極愿相信,那里面建有宮闕;相信嫦娥抱著玉兔向人間眺望;相信月宮里的桂花能釀出無比甘甜的美酒。因為這樣的月亮,才是那個承載了我們數千年文明的中秋月,才是那個可以寄托千古思念的嬋娟。

  至于月餅,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。早在春秋戰國時期,便已有餅了。那時,餅還是面食的統稱。東漢時候,有了一種叫做“胡餅”的芝麻餅,它已經大致具備月餅的外形。隋唐時期的餅,餡料花樣翻新,烹制方法也多樣化,不過它們依舊沒有與月亮建立起牢固的聯系。一直到明代,才有文獻明確地提到中秋祭月時需要使用月餅。大約是從那時候開始,人們喜歡在供桌上放一個象征圓月的月餅,在這餅子上印些吉祥的圖案。團圓是最重要的,至于餅子里包什么餡兒,是甜的還是咸的,似乎不那么要緊了。

  桂花落了一地,又快到中秋了。我隱約有些想念故鄉的月餅,酥酥脆脆的皮兒,甜甜咸咸的餡兒。今年的中秋應該比去年更冷清些,家里能聚在一起的人越來越少了!

  月亮還是那一輪,亙古不變。它照耀過誰的心,點綴過誰的夢?經過誰的窗欞,留下過怎樣的思念?看過多少悲歡離合,又被多少雙眼睛凝視過?想起來,竟有些許寂寥。還好,孩子們都是喜歡過節的。

  就像剛才,攥著月餅匆匆上學的那個少年一樣。

上一篇:月光下的寫意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腾讯彩票全天计划